VIP中文 > 科幻小說 > 末日贅婿 > 正文 第二卷 最后的文明年代 第0098章 吹散了迷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文 第二卷 最后的文明年代 第0098章 吹散了迷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人性到底是善是惡,其實沒人看得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惡從膽邊升這句話有些道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往往膽子大的人更容易作惡,這些人不考慮后果,或者認為自己不會遭受某種后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唐七是這樣的人,楊牧又何嘗不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個追兵經過時,楊牧忽然從樹后跳出來手起刀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人在殺人利器面前太脆弱了,死亡只是一瞬間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動手之前心有諸多顧慮,可真的動手了,結束了,尸橫眼前了,感覺倒也沒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楊牧還是忍不住抬起胳膊擦向額頭,抹去滲出的汗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肉肉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紅依的叫聲讓楊牧重新集中精力,快速返回剛才的地方,就見紅依全身是血,不知道中了幾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敵人的代價更大,活著的竟只剩下唐七一人,還被砍斷了雙手,正躺在地上打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不想再去和他對話裝叉,直接過去一刀砍死,背上紅依轉身跑到關海珊身邊,叫上她一起逃走,一路跑出去兩公里,找了個山洞才停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將紅衣放在地面上,快速脫去她的衣服,楊牧看的心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估計中了十幾槍,要是普通人早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紅依的要害應該也是頭部,中了這么多槍雖然流血不止卻還是一息尚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似乎不懂疼痛,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楊牧,乖巧的一聲不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給她處理傷口,用長刀挖出一顆顆子彈,然后把她的衣服撕碎包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了先這樣,在山洞里別出去,我去找生肉給她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沒功夫管關海珊是不是會跑,保住紅依的命更重要,楊牧不想知道她死后是不是還能復活,因為自始至終都對復活這件事有不好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十分鐘后楊牧抓來了一只野兔,直接去皮給肉肉去吃血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果然,這對紅依來說擁有體力恢復能力,傷口雖然沒好轉,但卻不流血了,紅依甚至主動坐起來,抱著那兔子一頓吞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整只吃了后她有了力氣,爬出了山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沒去管她,知道她是去自己找食物了,只有吃更多生肉,才能恢復的更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或許喪尸也擁有這種以肉補肉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疲憊的坐在了地上,微微閉著雙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連續的遭遇都太突然,身體其實不算累,但心真的好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邊一下就滿地尸體,這是自己的過錯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他們有了殺心,自己只是自衛,只是手段有些過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若是末日降臨他總要適應這樣的殺戮,不可能每次都等著別人先來殺自己才去反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事實證明,主動出擊搶得先手才是最好的防御手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辦,你殺了好多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關海珊并沒有離開洞穴,她不敢走,之前的事情把她嚇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睜開眼睛看著她,目光很陰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關海珊覺得后背一涼,急忙擺手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會告訴別人的,就連思佳也不說!真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嘴角揚起,沒說話,單純就是不愿意開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關海珊和他相反,似乎不開口就沒辦法安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從來沒想過,你竟然還敢殺人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小姑娘也太厲害點了,那些拿槍的人打了好多槍,她傷成這個樣子竟然還能跑出去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楊牧,你帶我回去好嗎?我覺得這一切都像是噩夢一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也認為確實差不多了,帶著關海珊在大山里轉圈本就是讓她遭罪,經歷了昨晚的夜雨,現在又接連遭遇兩場叢林戰,接下去如果繼續,自己還要跟著她一起遭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低下頭,猛然發現大腿上都是血,才想到自己好像被打了一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低頭檢查看,很慶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子彈并沒有打入他的身體,只是擦了他的肉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關海珊看到急忙過來給楊牧包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看著關海珊,忽然抬起腳,輕輕把她踹到一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下真的很輕,楊牧是給關海珊保留了顏面的,可關海珊還是郁悶的要死,從她的角度來看楊牧就是一腳把她踹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惜這個女婿已經變成了摸不透情緒的炸彈,關海珊敢怒不敢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老子不用你幫我包,之前看人家槍多人多,就想直接背叛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也說他們槍多人多了,我留下也幫不了你啊,倒不如先跟他們一起走,想著到派出所在救你,畢竟你那個時候還沒殺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切,沒看出來唐七要殺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唐七是誰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算了,老子也懶得跟你墨跡,這邊距離云指峰更近,咱們不去末日堡壘了,回城!我估計溫思佳一定還在城中等你,畢竟你是在那邊丟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回城?那為什么要上云指峰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走過去爬到山頂估計三四個小時夠了,從那邊坐觀光纜車直接到山底停車場,怎么也能找到車回城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關海珊在楊牧面前再不敢張揚,這是個屠夫啊,殺人不眨眼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她眼中原本老老實實兩年的一個年輕男人,一下就變得這樣果決狠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來想去或許還是之前想到的那個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本來就是這樣的人,這兩年在家里,根本就是假裝老實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讓關海珊有些后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個人一路上山,到了山頂很慶幸,下山纜車還可以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在山頂吹了口哨,就等在山頂向四處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差不多二十分鐘后,一道矯健的身影從上而下爬上來,正是紅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紅依這時就只穿著一條小短褲,全身還是血污,但傷口卻恢復好轉了,真的變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去向工作人員討了衣服給她船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時的山頂也就只有一個工作人員,六十幾歲的老頭,原本就住在山上,負責看守這個下山纜車軌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是碰上狼群了吧?看這狼狽的樣子,我之前聽到那邊有人打槍,不會是你們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頭目光中有些懼意,估計這也是他老老實實給楊牧衣服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雖然還沒有全面末日爆發,但人心不古,見到陌生人當然要謹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當然不會和老頭說太多,只是否認了打槍的事情,然后就坐著纜車下山,錢也沒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頭急于把他們送走,也就沒要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下山后發現停車場果然挺著一些車,其中還有一輛老舊的小面包,四周沒人看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覺得這車可能沒有防盜,于是敲碎玻璃打開車門,研究了一會終于成功將車啟動,這也是萬幸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路上,楊牧還是一句話不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心里沒壓力是不可能的,絲毫不輕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且事情過后越想壓力越大,現在握著方向盤的手都在出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沒用啊,竟然緊張到現在,果然并不是所有人都適合殺人,以后如果有這種事,還是讓紅依去做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殺人之后又偷了車,自己好像有點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靜悄悄的一路把車開入城中,路上并沒有遇到阻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真是謝天謝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來封城的路障已經撤退,現在城市的運轉太不正常,想要恢復,就必須去掉一些禁錮,人們才能想起和平年代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剛進郊區沒有多遠,楊牧就看到一天街上的店鋪竟然都已經開始營業了,好奇之余楊牧也就停了車,走了家飯館吃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還別說,客人還不少,樓下都是滿員的,樓上倒是有地方,還有插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將手機連接在插座上充電,完要了100個純肉的餃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很貴,5塊一個,這時候也無所謂了,就想吃頓餃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估計這餐館也是剛開業,政府正在通過一些鼓勵以及強制措施打算先恢復買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等待過程中,他們去衛生間清洗整理了下,終于是看上去規整了許多,不像剛才一般好像是難民營里剛逃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餃子端上來,楊牧吃的生猛,關海珊雖然也餓但卻保持了淑女的氣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次短暫的流浪對她來說太可怕,有太多她難以忘記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細嚼慢咽偷偷吃了一個餃子,偷偷瞄楊牧,暗道以前沒被他干掉真是萬幸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回去趕快讓思佳和他斷了關系吧,可不能再有瓜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關海珊已經從心向外懼怕楊牧了,這種懼怕深入骨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轟隆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聲巨響,大地顫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飯館中的桌子有兩個塌了,一些碗筷全都崩飛,落地,碎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什么情況?地震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的身體傾倒,好不容易穩住后就發現房間里已塵土飛揚,呼吸困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急忙撕扯下一塊衣服,將面前的餃子湯倒在上面,捂住口鼻,過去將手機充電器全都收入包中。然后伸手把正在地上撅著屁股趴著的關海珊拉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地震!這是地震嗎楊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別說話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閉著嘴巴含糊出聲,用濕布唔在了關海珊的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關海珊正因為說話呼入了一大口灰塵,如今能夠吸取布里的水分,覺得好受了一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抱著關海珊快速穿越迷霧,到了二樓窗口,這才隱約看到玻璃已經碎了一地,他毫不猶豫抬起腳踹碎了窗框,然后伸出頭去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迷霧!這里也都是灰塵聚集的迷霧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慶幸的是外面空間大,灰塵在快速擴散著,空氣與它們爭奪著空間,為人類提供最后的供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牧不管不顧拼命呼吸著,不得不同時把灰塵和血腥的氣息吸入口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足足堅持了五六分鐘,風來,吹散了迷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幸好風來的及時,否則楊牧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悶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迷霧削弱后,楊牧也終于看清了眼前之物,驚嚇的出了一身冷汗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qtts.tw/72_72498/24718691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ts.tw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11选5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