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少帥你老婆又跑了 > 正文 正文 正文_第1786章爛桃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文 正文 正文_第1786章爛桃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素商反應極快,道長的朋友手段麻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等他們再次回到警察局門口的時候,那位拿了陳素商賄賂的英國警察,已經把袁雪堯送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警察跟陳素商表功:“我替你男朋友說了很多好話,以后要好好相處,早點結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素商道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師父那位朋友到底是什么來頭,此前也沒空去深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汽車開動,離開了警察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雪堯一直沉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走到了半路上,他突然對六叔道:“停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前面正好是一家珠寶行,門口停靠著一輛小汽車,是袁雪堯平常用的那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自己下了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,他打開了陳素商這邊的車門,對她道:“素商,你也、下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素商點點頭,對六叔和雪竺道:“那你們先回去。我跟著雪堯,他總不會一天進兩次警察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六叔不太放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那邊,陳素商已經關上了車門,自己和袁雪堯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雪堯被抓走之前,正好把自己買的東西放到了汽車里。只是,他還沒有來得及鎖好車門就被帶走了,不知道他買的戒指還在不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等他回來,發現這家珠寶行應該是頗有勢力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車子停在這里,居然是穩穩當當的,半開的車門還被人關上了,估計是珠寶行的伙計代勞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什么也沒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雪堯舒了口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么一折騰,好幾個小時過去了,他也餓得饑腸轆轆,上車之后對陳素商道:“去吃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陳素商道,“你往左邊拐,過了兩個路口再往右,有家湖南菜的館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吃得慣湖南菜?”袁雪堯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還行,等會兒可以喝汽水。”陳素商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這么一笑,感染了袁雪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汽車很快在湘菜館子門口停了下來,應門的伙計也是湖南口音,袁雪堯一聽就覺得特別熟悉,心中的不愉快全部掃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坐下之后,伙計先給他們上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一連喝了兩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茶壺放在桌子上的,陳素商又替他添了半杯:“少喝點茶,要不然吃不下飯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雪堯點頭說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這個時候,才有心情和力氣問陳素商:“我、聽不懂、英國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學了這么久,還是不明白英國人說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,從被抓到被釋放,他還是不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一直很迷茫,卻不肯表露,在警察們眼里,他特別坦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素商肯定知道,她英文那么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到底、為什么?”他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素商就從頭說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把自己了解到的案子,一點點告訴了袁雪堯,然后又說自己得到了英國警察的好感之后,就去找了她師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后,她說道:“此事不簡單,不能留你在警察署過夜。不管是大事還是小事,謹慎要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雪堯的拳頭略微收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臉色難看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素商勸他:“既然出來了,先吃飯,再回家睡一覺,就當壓壓驚。至于后續,我讓人去看看,也會打電話給那個警察,看看有什么發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雪堯頷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點菜的時候,陳素商要了幾個不太辣的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其實也能吃辣的,只是不常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后來才知道,湘菜的不太辣,已經是很辣了,她不停的喝汽水,還是辣得滿臉通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雪堯笑:“慢點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心情好了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飯后, 他陪著陳素商去吃甜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素商一連吃了兩塊蛋糕、一杯加了雙倍糖的咖啡,才把這股子辣咽下去,終于不用嘬著嘴吸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南京菜、不辣?”袁雪堯問陳素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金陵菜算是蘇菜的一種吧,很少有辣。”陳素商笑道,“以前我們在南京的時候,也吃過湘菜的。如今看來,是店家為了在南京站穩腳跟,特意減輕了辣的分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雪堯點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想了想,突然拿出個小盒子遞給了陳素商:“給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素商接過來打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她笑問,“這個鉆戒倒是挺別致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很小,不、不要、嫌棄。”袁雪堯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素商知道,在華夏的很多地方,西式的觀念還是不能滲透。送女孩子戒指,跟其他小首飾一樣,沒什么特別的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素商笑了笑,又關上了,還給了袁雪堯:“你先收著。這戒指我很喜歡,等我們倆確定了彼此的時候,你再送給我。就當是定情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雪堯的耳朵尖突然泛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有很多想問的,可此刻心情起伏太大,說話就要結巴,他索性沉默了,只是將戒指往口袋里一收,簡簡單單說了個: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他又想,假如是定情之物,應該大一點的戒面才合適,自己買的這個太寒酸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素商又說很喜歡,換掉了未必如人家的意。陳素商也很有錢,她若是喜歡鉆戒,她也買得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許,素商就是喜歡這種簡單小巧的東西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等結婚的時候,再買個更大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雪堯想著,就笑笑不言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倆吃了飯之后,袁雪堯開車回家,心情已經是完全轉好了,之前的不愉快統統拋到了腦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素商則派人盯著警察局,順便給那位受了她賄賂的警察打電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知道了那名警察的名字,直接讓他過來接聽:“我們這個案子很冤枉的,假如有什么線索,您告訴我一聲。我不尋仇,就是想知道得罪了誰,上門去陪個不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警察說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又過了一天,這件事果然有了眉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位很漂亮的華人小姐,陪同著一位英國人,上門說要探望袁雪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警察告訴他們說:“袁先生無罪釋放了,里維斯太太是誣陷,她根本沒有金表,也警告了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華人小姐特別詫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的詫異,那位警察看在眼里,然后去對街的咖啡館,打了個電話給陳素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回來之后,沒有讓他們離去,而是和那位小姐、以及英國人閑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英國人是銀行家,四十來歲,跟總督府的特使關系匪淺。被抓的是個中國人,這件事可大可小,而且沒有證據,隨便有點錢的英國人就能處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閑聊了很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警察特意東拉西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約莫談了一個多小時,這才讓他們離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,陳素商和袁雪堯、袁雪竺以及六叔,坐在對面的汽車里,都看到了蘇曼洛和一名英國人從警察局走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事情一目了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雪竺失笑:“大哥,原來是你招惹回來的爛桃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說得是家鄉話,鄉音很濃重,陳素商沒聽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雪堯緊緊抿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突然推開了車門,走了下去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少帥你老婆又跑了》,微信關注“優讀文學 ”,聊人生,尋知己~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qtts.tw/72_72344/24725985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ts.tw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11选5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