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玄幻小說 > 大時代之天選 > 正文 正文 第二十一 騙局(下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文 正文 第二十一 騙局(下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走在離開了聚味閣的路上,慢慢散去怒氣的血一寒,突然意識到了一絲的不對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澤少,你覺不覺得這事好像有些不對勁?”血一寒突然頓下腳步,詢問著夜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沒有啊,哪里不對勁了?”夜澤搖頭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血一寒眉頭微微皺了皺眉,說道:“剛才那小子,好像是在故意激怒我。而且十妃入院已經一年多了,她不應該不知道源引為何物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?寒少懷疑十妃說謊了?”夜澤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恐怕是這樣,糟了,剛才我已經把源引甩給那小子了。”血一寒雙目冰冷,雙拳緊緊握著。“走,速速返回聚味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由于血一寒并未走多遠,所以僅僅三分鐘便是進了聚味閣內部。然而,當他們走到原先墨玄他們所在的那處地方時,已經人去座空,連椅面上的溫度都降下了許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媽的,被耍了。”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血一寒雙目怒紅,眼眸深處竟是有著一絲鮮血涌出。“你們幾個,現在就去把那個小子給我綁回來,我倒要看看,他究竟有多大個膽子竟然敢跟我作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那幾名手下拱手領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慢著,先別去。”夜澤閃身攔下那幾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血一寒不滿,斥問道:“夜澤,你什么意思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寒少,你先別生氣,且聽我一言,你在做決定。”夜澤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?你想為那小子求情?”血一寒冷聲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是,我是在為你考慮。寒少,你有沒有想過,你若是這樣大張旗鼓的去找那個小子,這件事很快就將會傳遍整個學院,此事雖然不大,但對寒少的名聲可是很不好,還請你好好考慮考慮。”夜澤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就算我們不說,那個小子也肯定會說,學院遲早也會傳遍,倒不如我現在就去廢了他,免得留下后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會,那小子知道得罪了寒少,所以他斷然不會把此事外傳。只要寒少管好手下人,那么此事也將會只有我們幾個知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為何如此確定?萬一他是大嘴巴呢。”血一寒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夜澤搖頭說:“絕不可能,那小子竟然能騙過寒少慧眼,那就說明他肯定不傻。既然不是傻子,那他又有什么理由再次得罪寒少呢,除非他嫌自己命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那小子剛才已然得罪了我…”血一寒怒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剛才那次不算數,我想他之所以那么做,一來是想得到完整的追風訣,二來應該也是想為十妃出頭吧,畢竟他也是血氣方剛的少年,難免不會做出英雄救美的蠢事。”夜澤解釋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樣的話…那我就相信你一次吧,希望那小子有自知之明,否則我定會讓他后悔來到這人間。”血一寒想了想,還是選擇相信夜澤。相識這些年了,每次遇到麻煩,夜澤都會幫他進行分析,而且每次都基本應驗,這也是血一寒深信夜澤的緣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肯定有自知之明。”夜澤笑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算了,不談那小子了,就算要廢了他那也是之后的事情。”血一寒拍了拍夜澤的肩膀,說道:“今天心情很是不爽,怎么樣?有沒有興趣跟我一起去百藝閣放松放松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夜澤搖頭笑道:“我就不去了,你也知道我對那些低等女人沒興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就是有病,玩玩而已,又沒有讓你負責,怕什么。”血一寒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算了,我真沒興趣,你去吧。”夜澤笑了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沒勁。那你就先回去吧,我今晚可能不回去了,萬一我父親突然來了,你可得幫我擋一下。”血一寒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明白,老規矩就是。”夜澤笑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兄弟。”血一寒開心一笑,讓手下人各自回去,他自己則是獨身去了百藝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血一寒離去的背影,夜澤那銀色眸子中微微晃著銀光,待得前者背影完全消失,他這才反身回了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荒蕪學院北門,不遠處一沙丘凹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跑了這么遠了,他們應該不會追過來了吧。”坐在沙地上,星朗不時朝著學院的方向觀察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應該不會追來了,我們以后饒了好幾條路了,而且他們也不知道我們走了哪個方向。”逍散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好,那我就好好休息一下。”星朗喘了口氣,扭頭看著一旁的墨玄,問道:“玄弟,你怎么就那么確定血一寒會把源引拿出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逍散也是湊了過來,說道:“是啊,按理說我們惹了他,他應該大發雷霆才是啊,可為何他的態度會那樣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墨玄笑了笑,說道:“或許,這就叫當局者迷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星、逍二人疑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墨玄看了十妃一眼,笑說道:“一般像血一寒那種貴家子弟,都不會在美人面前漏出丑態,更何況是四妹這樣的美人,所以利用這一點,再加上我出言激怒他,可以讓他短暫失去理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十妃瞥了墨玄一眼,不說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就這么簡單?可你又怎么確定他一定會把源引拿出來呢?他也可以不拿啊。”星朗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就是人的虛榮心與高貴心作祟了,人總是有表現自己的欲望,只要我們表露出些許的無知,像血一寒這樣的公子哥,定會對我們說教的,更何況是在十妃面前,他肯定會想表現一下自己。雖然我也不是百分百確定他會拿出源引,但至少也有七成把握吧。”墨玄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真的是這樣嗎?”星、逍二人懷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十妃看著墨玄,說道:“沒想到你懂得還挺多嘛,看來對于人性的優劣,你也是有過研究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把戲而已。”墨玄笑著聳了聳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墨玄,星朗又問:“那萬一血一寒沒把源引拿出來,那我們做的那些不是白做了?還有,他也不一定會把源引帶身上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會的,他送源訣就是為了讓十妃去找他,所以源引他肯定會帶在身上。至于他若是沒把源引拿出來,那也無妨,只要跟著他就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已知曉源訣被燒,那么源引也就沒用了,而以血一寒的性子,我想他肯定會在出門后就把源引扔了,或許是扔給他的手下,如此一來,只要跟著他,就一定能拿到源引。”墨玄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原來如此。”星、逍二人恍然一笑,看著墨玄,問道:“玄弟,你實在是太聰明了,你是怎么想到這些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被騙多了就會了。”墨玄想起被鬼影坑的那些往事,簡直就是一部心酸血淚史。“不過這點雕蟲小技只能對那些易怒易沖動的人才能用,但凡對方沉著冷靜,那這種方法也就不靈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星、逍沉思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十妃問道:“你應該沒見過血一寒吧,你怎么知道他是什么性格的人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墨玄一笑,說道:“在三品源訣上下手腳,用這么低級手段來追求女孩子的人,定然不善于思考。而且先前他的手下搶了你們的黑伏蛇,雖然不知是否經過他授意,這足以說明他馭下無方。而這種人,雖重兄弟情義,但多半都是易怒無腦之流,所以我也就對癥下藥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十妃微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厲害!”星、逍二人也是投來佩服的目光,可是轉念一想,又是憂慮起來,說道:“可是三弟,我們今天如此一做,怕是就真的得罪了血一寒啊,接下來他肯定會想盡辦法對付我們的,這該如何是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沒錯,以血一寒的性子,他肯定會報復我們的,但是他所恨的只是我,十妃他是不想得罪的。所以明日之后,你們就對外宣稱我是十妃的哥哥,那么血一寒就一定不會動我們了,甚至還會不時孝敬呢。”墨玄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樣行嗎?他血一寒難道就不會查嗎?”星朗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當然會派人探查的,所以從現在開始,十妃必須得喊我哥哥,而大哥二哥,你們倆只能喊我名字,我也只能喊你二人名字,只有這樣,才能讓血一寒產生懷疑。稱呼絕不能錯,尤其是今明兩天。”墨玄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十妃看著墨玄,斜目一笑,說道:“哥哥好盤算啊,把我都算計進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艾,妹妹哪里的話,哥哥怎敢算計你呢。”墨玄淺笑搖頭,看著星、逍二人,說道:“你倆可別忘了,稱呼一定不能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放心吧,絕沒問題。”二人拍著胸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計策已定,四人便起身離開,由于時間尚早,考慮一下后,墨玄提議去看一下那沙堡。星、逍二人有些不愿往,奈何十妃也有意,于是便一同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四人一行,走了十多分鐘,便是來到了那沙堡門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的沙堡,大門敞開,內部雖然依然是一片漆黑,但能看到黑暗中有一點微光,而且那深處也是有著淡淡聲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四人對視一眼,隨即一點頭,直接向著沙堡內部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走進沙堡,是一片漆黑過道,四周黑暗一片,沒有一點燈光,唯有那盡頭最遠處有著一道光點,想來是出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四人快步向那光點走去,急促的腳步聲出來,竟然傳來了回音,看來這個黑暗過道很寬敞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里你們以前進來過嗎?”墨玄開口問,回聲不斷在耳邊傳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來過,他倆沒有,其實這下面就是一處廢棄的鑄造廠,除了空間很大,也沒什么可看。”星朗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廢棄的鑄造廠?”墨玄疑惑,問道:“可是這里怎會有鑄造廠呢?而且逍散也見過這里面有老師來過,老師們來這里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不知道了,或許是談事吧。”星朗隨口一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墨玄思索,也不知所以然,于是不再多想,四人加快腳步,快速往內部行去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qtts.tw/72_72115/24720979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ts.tw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11选5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