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说 > 弃婚总裁,豪门的妖孽逃妻 >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放了我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放了我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秒记住【800♂小÷说→网 .】,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任凭杜秋怡怎么挣扎,就是不放她下来,从齿缝里面挤出两个字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信我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的身子?#34892;?#21457;抖,怎么信他,证据摆在面前了,让她怎么信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时候,司泽宇回头对着壮壮说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儿子,帮忙拿着妈妈的包,我们回家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壮壮听话的跑过去,懂事的拿起手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路过袁秀梅的身边一双水雾的大眼睛似乎带着一些怒气,冷冷的看着她说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一个?#30340;?#22902;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感觉到壮壮冰冷的眼神和那犀利的语言,袁秀梅心里一揪,伴随着一丝丝的疼痛险些没有站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抱着杜秋怡走出包厢,而后回头对着那几个人冷冷的说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一定会查出真相的!”而后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顾冰?#30446;?#30528;他们三个人的背影,和司泽宇扔下的那句话,心惊胆战,呆呆的愣在原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深知,这份鉴定报告司泽明做了手脚,但是她也不会这样轻易的就放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将杜秋怡抱上了车,直接去了医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近他们似乎和这个地方特别的有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医生将杜秋怡后背的水泡挑破,就给她上了些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担心感染,便给杜秋怡安排了病?#30475;?#20102;消炎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坐在床头,握住杜秋怡没有打点滴的那只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把?#25918;?#21521;一边,眼底一片寂寥,闭口无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看了一眼壮壮,对着他?#37027;?#30340;使了个眼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壮壮?#29287;?#31070;会的走到杜秋怡的面前,小脸趴在床边,稚嫩的声音问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妈妈,你还疼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看着儿子,真的很难想像,如果这满满的一碗热汤,洒到壮壮的?#25104;希?#20250;是?#35009;?#21518;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心里顿时愤怒着,没想到顾家母女的心肠竟是如此的恶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从来都没想着和任?#31283;?#20026;敌,但是这些?#20284;?#20559;就不想放过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妈妈没事,壮壮别担心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要喝水吗?”司泽宇关心的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听到他的声音,心酸的可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壮壮见妈妈没有理会爸爸,重复着对着杜秋怡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妈妈,你要喝水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对着壮壮摇了摇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瞬间,病房里安静的可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夜已深,杜秋怡终于输完了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壮壮早已经困意来袭,打了一个哈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?#22902;?#30340;看着壮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乖儿子,我们回家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壮壮看着杜秋怡,不解的?#39318;擰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妈妈,我们回哪个家?”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啊,要回哪个家,杜秋怡突然觉着自己很可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抢着回答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当然是回我们的家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听到司泽宇这样说,水灵的眼底,尽是恨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要自己走路,司泽宇坚决反对,二话不说就把杜秋怡打横抱起来,壮壮拎着杜秋怡的手包像个小大人一样,跟在身后,几个人很快就出了医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想要将杜秋怡放在了副驾驶上,可是杜秋怡执意要和壮壮坐在后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拗不过她,只好将她们母子安排到了后座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后他绕道驾驶室,启动车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壮壮真的是困极了,不一会就趴在杜秋怡的怀里睡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歪头靠在椅?#25104;希?#30524;睛闭着,泪水顺着她倾斜的角度流淌下来,双手紧紧搂住壮壮的腰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车子里安静的可怕,是隐隐约约传来壮壮平稳的呼吸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片刻之后杜秋怡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送我们回公寓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听到杜秋怡的话,他的心在这一瞬间像是被千刀万剐了一样,疼的体无完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还是不信他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只是伸手打着方向盘,抿着嘴,一言不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车子最终还是在司泽宇别墅门口停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下车,打开后座位门,准?#24178;?#25163;接过熟睡的壮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却紧紧的搂住壮壮,毫无松开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抬眼对上杜秋怡的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四目相对,彼此的眼中都有着一种复杂的情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两个人同事开口,又同时停靠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没了声音,漆黑幽深的眸,安静的看着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的眼底已经干涸,望着他的眼,?#34892;?#31354;洞无力,缓缓的吐出几个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要在这里,送?#19968;?#20844;寓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眼神猛地凝起,脱口而出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下车,回家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家,杜秋怡哪里有家,她的心微微一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!”杜秋怡愤恨的把脸转向一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来不及她多说,司泽宇长臂一挥,将杜秋怡和壮壮一下子从车子里抱出来,打横抱在怀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干?#35009;矗?#25918;我们下来!”杜秋怡怕吵着壮壮,轻声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”司泽宇轻声一哼,眉头紧紧的皱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突然?#34892;?#32039;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快放我们下来,是不是又挣裂?#19997;?#20102;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轻声的在她的耳边吹着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只要你乖乖的,我就不疼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无?#25285;?#22823;无?#25285;?#26460;秋怡的心里咒骂着,但是却不敢在挣扎,她真的很怕司泽宇在挣裂?#19997;凇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壮壮的小身子突然往杜秋怡的怀里又委了委,杜秋怡的身子也随之的往司泽宇的怀里靠了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贴近他温暖的胸膛,感受着他的体温,又清晰的闻到了他身上独特的气息,杜秋怡的脸不自觉的泛起一阵红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进入客厅,李嫂看到这一幕,更是惊讶的呆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现在的年轻人,太会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把杜秋怡和壮壮抱到了壮壮的房间,放到了床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后替壮壮盖好被子之后,又不顾杜秋怡的反抗,打横将她抱起,回到自己的卧?#25671;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将杜秋怡放在床上,气氛变得尴尬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两个人都闭口不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片刻之后,杜秋怡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司泽宇,放了我吧!我们离婚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离婚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简单的两个字,司泽宇的?#25104;?#31435;刻就变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双手撑在床边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语气不容置喙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顾冰夏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,一定是有人做了手脚,明天,明天我就去找她从新做亲子鉴定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?#33080;?#19968;笑,伸手将他一推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别逗了,她能做手脚,你就不能做手脚吗,司泽宇,你在逗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更是感觉万箭穿心,怒吼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杜秋怡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司总,我听着呢。”杜秋怡在床上挪了挪,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,眼睛虽然红肿,但是?#25104;?#35749;讽的笑容却是分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的态度,更是将司泽宇深深刺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还是不信他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亲眼看见你们两个人,躺在隔壁的的床上,见到我,你们依旧是你侬我侬,怪我一直被你迷失了双眼,一次次的相信你的谎言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顿了一下接着又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顾冰夏的身份高高在上,又是那么的?#19981;?#20320;,你的家人又是那么的认可她和她肚子里你的孩子,司泽宇,你何苦对我苦苦纠缠,如果你只是想要报复我,那么我想,这些应该已经够了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一字一句,眼里满是认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的这些?#21543;?#28145;的刺痛着司泽宇的心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杜秋怡,你以为我为你做这些只是在报复你吗?那么你就要小瞧我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?报复我,是你亲口和我说过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没想到杜秋怡会用自己说过的话去堵住他的嘴,他怔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说的那些,只不过是气话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,我听得很认真!”杜秋怡看着司泽宇,眼底尽是悲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的拳头紧紧握起,狠狠的砸了一下床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杜秋怡,想和我离婚,不可能,你就死了这条心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那么你能让你的家人接受我和壮壮吗?还是?#30340;?#21482;是想这样的一直和我隐婚,让壮壮顶着私人子的名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给我时间,?#19968;?#32473;你名分,?#19981;?#35777;明我是清白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说完,大步跨出,把房门狠狠的甩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房门发出重重的响声,杜秋怡的心重重一跳,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?#34892;┗秀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来到书房,掏出电话,拨打了叶离的电话?#24597;搿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4178;?#20043;后,电话被接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嗨,司总,有何指教?”电话那边传来叶离那?#25918;?#30340;声音,还伴随着阵阵?#25104;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在哪里?有事找你帮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在美国。”叶离看着舞台上的人,顿时眉开眼笑,对着电话里的司泽宇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大爷的跑美国干?#35009;?#21435;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玩!”叶离简简单单的一个字,差点?#35805;?#21496;泽宇气吐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4425;?#20505;回来?”司泽宇接着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概后天吧!怎么你想我了?”叶离依旧一副不正经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滚,我可是有老婆的人,谁会想你!你这个弯的少占我便宜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靠,这么?#30340;?#21644;你家杜秋怡和好了呗?”叶离轻言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算是,也不算是,所以我想请你帮忙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句话听的叶离一头雾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么到底是是,还是不是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不是,等你回来,我在和你细说,你就明白了!”司泽宇不?#22836;?#30340;和叶离说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泽宇心里知道,至少把杜秋怡留在别墅,让她和壮壮在自己的身边,只要她不在逃跑,等他查清楚这些事情,他们肯定会和好如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要杜秋怡接受他,那么下一步司泽宇就是要搞定爷爷和母亲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今天仔细观察了母亲见到壮壮时候的表情,如果不是因为顾冰夏母女从中作梗,母亲一定会很?#19981;?#22766;壮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从美国回来就联系我,我有?#31508;攏俊?#21496;泽宇再次和叶离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的司总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接着叶离?#21494;?#20102;电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一张妖孽的脸,?#25918;?#30340;眼神,看着舞台上那个正在表演的假小子,他的唇边不自觉的勾起……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qtts.tw/70_70522/24725988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qtts.tw。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022003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11选5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