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棄婚總裁,豪門的妖孽逃妻 >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放了我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放了我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秒記住【800♂小÷說→網 .】,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任憑杜秋怡怎么掙扎,就是不放她下來,從齒縫里面擠出兩個字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信我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的身子有些發抖,怎么信他,證據擺在面前了,讓她怎么信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時候,司澤宇回頭對著壯壯說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兒子,幫忙拿著媽媽的包,我們回家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壯壯聽話的跑過去,懂事的拿起手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路過袁秀梅的身邊一雙水霧的大眼睛似乎帶著一些怒氣,冷冷的看著她說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一個壞奶奶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感覺到壯壯冰冷的眼神和那犀利的語言,袁秀梅心里一揪,伴隨著一絲絲的疼痛險些沒有站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抱著杜秋怡走出包廂,而后回頭對著那幾個人冷冷的說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一定會查出真相的!”而后頭也不回的離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顧冰夏看著他們三個人的背影,和司澤宇扔下的那句話,心驚膽戰,呆呆的愣在原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深知,這份鑒定報告司澤明做了手腳,但是她也不會這樣輕易的就放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將杜秋怡抱上了車,直接去了醫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近他們似乎和這個地方特別的有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醫生將杜秋怡后背的水泡挑破,就給她上了些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擔心感染,便給杜秋怡安排了病房打了消炎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坐在床頭,握住杜秋怡沒有打點滴的那只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把頭扭向一邊,眼底一片寂寥,閉口無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看了一眼壯壯,對著他悄悄的使了個眼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壯壯心領神會的走到杜秋怡的面前,小臉趴在床邊,稚嫩的聲音問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媽媽,你還疼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看著兒子,真的很難想像,如果這滿滿的一碗熱湯,灑到壯壯的臉上,會是什么后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心里頓時憤怒著,沒想到顧家母女的心腸竟是如此的惡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從來都沒想著和任何人為敵,但是這些人偏偏就不想放過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媽媽沒事,壯壯別擔心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要喝水嗎?”司澤宇關心的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聽到他的聲音,心酸的可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壯壯見媽媽沒有理會爸爸,重復著對著杜秋怡說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媽媽,你要喝水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對著壯壯搖了搖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瞬間,病房里安靜的可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夜已深,杜秋怡終于輸完了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壯壯早已經困意來襲,打了一個哈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心疼的看著壯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乖兒子,我們回家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壯壯看著杜秋怡,不解的問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媽媽,我們回哪個家?”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啊,要回哪個家,杜秋怡突然覺著自己很可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搶著回答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當然是回我們的家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聽到司澤宇這樣說,水靈的眼底,盡是恨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要自己走路,司澤宇堅決反對,二話不說就把杜秋怡打橫抱起來,壯壯拎著杜秋怡的手包像個小大人一樣,跟在身后,幾個人很快就出了醫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想要將杜秋怡放在了副駕駛上,可是杜秋怡執意要和壯壯坐在后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拗不過她,只好將她們母子安排到了后座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后他繞道駕駛室,啟動車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壯壯真的是困極了,不一會就趴在杜秋怡的懷里睡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歪頭靠在椅背上,眼睛閉著,淚水順著她傾斜的角度流淌下來,雙手緊緊摟住壯壯的腰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車子里安靜的可怕,是隱隱約約傳來壯壯平穩的呼吸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片刻之后杜秋怡開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送我們回公寓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聽到杜秋怡的話,他的心在這一瞬間像是被千刀萬剮了一樣,疼的體無完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還是不信他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只是伸手打著方向盤,抿著嘴,一言不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車子最終還是在司澤宇別墅門口停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下車,打開后座位門,準備伸手接過熟睡的壯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卻緊緊的摟住壯壯,毫無松開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抬眼對上杜秋怡的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四目相對,彼此的眼中都有著一種復雜的情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兩個人同事開口,又同時停靠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沒了聲音,漆黑幽深的眸,安靜的看著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的眼底已經干涸,望著他的眼,有些空洞無力,緩緩的吐出幾個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要在這里,送我回公寓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眼神猛地凝起,脫口而出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下車,回家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家,杜秋怡哪里有家,她的心微微一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!”杜秋怡憤恨的把臉轉向一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來不及她多說,司澤宇長臂一揮,將杜秋怡和壯壯一下子從車子里抱出來,打橫抱在懷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干什么?放我們下來!”杜秋怡怕吵著壯壯,輕聲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”司澤宇輕聲一哼,眉頭緊緊的皺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突然有些緊張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快放我們下來,是不是又掙裂傷口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輕聲的在她的耳邊吹著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只要你乖乖的,我就不疼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無賴,大無賴,杜秋怡的心里咒罵著,但是卻不敢在掙扎,她真的很怕司澤宇在掙裂傷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壯壯的小身子突然往杜秋怡的懷里又委了委,杜秋怡的身子也隨之的往司澤宇的懷里靠了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貼近他溫暖的胸膛,感受著他的體溫,又清晰的聞到了他身上獨特的氣息,杜秋怡的臉不自覺的泛起一陣紅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進入客廳,李嫂看到這一幕,更是驚訝的呆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的年輕人,太會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把杜秋怡和壯壯抱到了壯壯的房間,放到了床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后替壯壯蓋好被子之后,又不顧杜秋怡的反抗,打橫將她抱起,回到自己的臥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將杜秋怡放在床上,氣氛變得尷尬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個人都閉口不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片刻之后,杜秋怡開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司澤宇,放了我吧!我們離婚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離婚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簡單的兩個字,司澤宇的臉色立刻就變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雙手撐在床邊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,語氣不容置喙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顧冰夏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,一定是有人做了手腳,明天,明天我就去找她從新做親子鑒定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沉沉一笑,伸手將他一推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別逗了,她能做手腳,你就不能做手腳嗎,司澤宇,你在逗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更是感覺萬箭穿心,怒吼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杜秋怡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司總,我聽著呢。”杜秋怡在床上挪了挪,給自己找了個舒服的位置,眼睛雖然紅腫,但是臉上譏諷的笑容卻是分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的態度,更是將司澤宇深深刺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還是不信他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親眼看見你們兩個人,躺在隔壁的的床上,見到我,你們依舊是你儂我儂,怪我一直被你迷失了雙眼,一次次的相信你的謊言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頓了一下接著又說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顧冰夏的身份高高在上,又是那么的喜歡你,你的家人又是那么的認可她和她肚子里你的孩子,司澤宇,你何苦對我苦苦糾纏,如果你只是想要報復我,那么我想,這些應該已經夠了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杜秋怡一字一句,眼里滿是認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的這些話深深的刺痛著司澤宇的心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杜秋怡,你以為我為你做這些只是在報復你嗎?那么你就要小瞧我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?報復我,是你親口和我說過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沒想到杜秋怡會用自己說過的話去堵住他的嘴,他怔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說的那些,只不過是氣話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,我聽得很認真!”杜秋怡看著司澤宇,眼底盡是悲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的拳頭緊緊握起,狠狠的砸了一下床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杜秋怡,想和我離婚,不可能,你就死了這條心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那么你能讓你的家人接受我和壯壯嗎?還是說你只是想這樣的一直和我隱婚,讓壯壯頂著私人子的名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給我時間,我會給你名分,也會證明我是清白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說完,大步跨出,把房門狠狠的甩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房門發出重重的響聲,杜秋怡的心重重一跳,看著他離去的背影,有些恍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來到書房,掏出電話,撥打了葉離的電話號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幾聲之后,電話被接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嗨,司總,有何指教?”電話那邊傳來葉離那戲虐的聲音,還伴隨著陣陣吵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在哪里?有事找你幫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在美國。”葉離看著舞臺上的人,頓時眉開眼笑,對著電話里的司澤宇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大爺的跑美國干什么去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玩!”葉離簡簡單單的一個字,差點沒把司澤宇氣吐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時候回來?”司澤宇接著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概后天吧!怎么你想我了?”葉離依舊一副不正經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滾,我可是有老婆的人,誰會想你!你這個彎的少占我便宜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靠,這么說你和你家杜秋怡和好了唄?”葉離輕言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算是,也不算是,所以我想請你幫忙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句話聽的葉離一頭霧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么到底是是,還是不是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不是,等你回來,我在和你細說,你就明白了!”司澤宇不耐煩的和葉離說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司澤宇心里知道,至少把杜秋怡留在別墅,讓她和壯壯在自己的身邊,只要她不在逃跑,等他查清楚這些事情,他們肯定會和好如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要杜秋怡接受他,那么下一步司澤宇就是要搞定爺爺和母親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今天仔細觀察了母親見到壯壯時候的表情,如果不是因為顧冰夏母女從中作梗,母親一定會很喜歡壯壯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從美國回來就聯系我,我有急事?”司澤宇再次和葉離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的司總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接著葉離掛斷了電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一張妖孽的臉,戲虐的眼神,看著舞臺上那個正在表演的假小子,他的唇邊不自覺的勾起……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qtts.tw/70_70522/24725988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ts.tw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11选5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