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都市小說 > 重生之商界大亨 >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 我想到辦法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 我想到辦法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晚上,楊結清帶著拍賣得來的寰宇大廈的材料搖搖晃晃的回到了楊家公館,那是一棟位于城隍廟附近的明清老宅,過去是某個濱海本地豪門的院宅,現在輾轉到了楊家手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樹上的鳥兒……成雙對……綠水青山帶笑顏……我丟下一粒字發了一顆芽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結清哼著戲曲就回到了家,還搖頭晃腦的,哼的正是剛才酒會上找濱海名角現場表演的戲曲雜燴,可才一進門就愣了一下,因為他看到自己的父親,也就是楊家的大家長楊林平卻出現在了公館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爸你怎么來了?”楊結清十分驚喜叫道,他是真沒想到自己父親居然會突然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緊接著楊結清就想起了自己做的事情,他急忙拿出了寰宇大廈的相關材料邀功一般遞到父親面前:“爸你看我帶回了什么,這可是寰宇大廈的項目材料,有了這個項目,我們楊家可以進駐濱海啦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父親楊林平卻并沒有接過來,甚至連多看一眼都欠奉,他只是強忍著怒氣說道:“楊結清,你是不是應該先醒醒酒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結清聽著這話突然一個激靈,剛才的酒一下子全醒了,他這才發現自己父親就坐在公館的院子里,他的手里還拿著手杖,顯然就是專門在這里等自己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結清被嚇的差點跳起來,但楊林平卻冷哼一聲,終于抬起了頭:“看來你的酒現在才算是醒了,那么你現在可以好好說說你究竟干了什么好事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干好事?爸我可是真為咱們楊家干了一件大好事啦!爸你看看這些材料啊,都是我費盡心機買來的,是寰宇大廈啊!爸你究竟長期不在濱海你也應該知道這個項目吧,那可是浦東新區的地標建筑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林平蹭的一下站起來,狠狠打斷了楊結清的話:“你還真好意思來邀功嗎?你怎么不好好想想這對楊家真是什么好事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結清后退一步,也不知是被嚇到了,還是想到了別的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今天寰宇大廈的項目在新月飯店進行拍賣,沈家為此邀請了整個江南一帶所有有錢的家族豪門競拍,就是為了把寰宇大廈給賣出去,先是樊學剛胡亂叫價,被一個叫周銘的外商以極低價格買走,后又轉賣出來,你這才有機會真正把寰宇大廈拍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林平一點點把新月飯店的事情都說出來,也隨著楊林平的話,讓楊結清心里無比恐慌,不過表面上,他還是努力做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原來爸你都知道了呀!那你也應該明白這對楊家是好事,是我們楊家進入濱海的重要一步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林平啪一巴掌,狠狠打斷了楊結清的話怒吼道:“你現在還要裝傻充楞嗎?還是你覺得這十億美元的事情,憑你楊結清一個人就能解決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林平瞪著楊結清:“你知不知道我為什么會突然來到濱海,還在這里等你?就是因為下午的時候,沈家就已經開始了活動,他們準備在施工圖紙和施工技術以及材料方面卡死我們,到時候沒有幾億美元是不可能解決的!而你在這種時候居然還敢去請人喝酒,你真以為自己做了什么好事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林平突然咆哮起來,還高高揚起了自己的手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他最終卻沒有打下去,而是輕輕放下來了:“如果打死你就能解決問題,我一定毫不猶豫,但現在這么大的事,別說是你,就算是我或者整個楊家都不可能幫你兜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林平使勁戳著手杖,顯然這個事情讓他非常惱火,他也不能不惱火,他怎么也想不到楊結清居然敢為楊家攬了這么一個炸彈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聽說你在離開新月飯店的時候,曾經和那個叫周銘的外商談話過對嗎?”楊林平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結清點頭:“我是和他談話過,但那是他妄想跟我們楊家合作,我清楚記得爸你對我說過的話,那個周銘就是個不能碰的漩渦,我沒有搭理他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現在答應他,我們楊家跟他合作!”楊林平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爸你放心,我一定會盡可能和這種人保持距離……爸你說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結清原本下意識的表態,但緊接著卻反應過來自己父親好像并不是那個意思,頓時驚訝的合不攏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知道當初周銘來濱海的時候,父親可是千叮嚀萬囑咐的告誡自己要和周銘保持距離,那絕對是濱海的一個漩渦,是絕對不能被卷進去的,怎么現在就改變主意了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還不是你這個蠢貨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林平恨鐵不成鋼的掄起手杖打了楊結清一下:“那周銘就是來濱海鬧事的,所以我們要和他保持距離,但不可否認他也是很有金融實力的,現在恐怕也只有他能消化這個寰宇大廈了,所以我們必須跟他合作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結清這才恍然大悟的明白了,楊林平又掄起手杖打了一下:“知道了還不快去做,等我去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結清忙不迭的點頭,然后馬上轉身又跑出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林平站在那里,無奈的抬頭望月:“只希望現在還來得及,那個周銘真的有本事扭轉乾坤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說著說著,楊林平自己也茫然了:“可是現在事已至此,他還能有什么辦法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外面楊結清匆匆跑出去了,卻被幾個醉醺醺的朋友給攔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楊老板呀!我剛剛告訴了他們說你買了寰宇大廈,那可是楊家在濱海落地生根的第一步,這寰宇大廈未來注定會是浦東新區乃至整個濱海市的地標建筑,而擁有寰宇大廈的楊家也將是濱海一股新起的勢力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剛才這些家伙他們居然還會說你去和那個周銘合作,我就告訴他們那不可能,別看那周銘在新月飯店的拍賣會上出盡了風頭,但最后能買下寰宇大廈,有也只有楊家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要知道在我們江南這一帶,誰不知道楊家搞房地產是出了名的,這寰宇大廈配楊家也是最合適不過了,你看看楊家的那些建筑,那個周銘是什么玩意,他就是個笑話,根本沒資格搶這個寰宇大廈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邊朋友還在為楊結清侃侃而談,吹的那叫一個天花亂墜,但楊結清卻狠狠推開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草!楊結清你搞什么飛機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結清對此丟下一句:“我趕著去找周銘老板,找他合作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人無奈的擺擺手:“你看我剛才說什么來著,楊家怎么可能會和那個周銘合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話還沒說完,那人頓時瞪大了眼睛驚叫道:“什么楊結清又去找那個周銘合作了?這什么情況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光是他,其他所有人都懵逼了,他們完全不明白楊結清葫蘆里賣的什么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這些人看不到的是,楊結清離開了楊家,他突然又茫然了,因為他根本不認識周銘,這偌大的濱海要去哪里找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楊結清到底是身兼好幾個公司董事長職務的企業家,還是有點本事的,他想起了周銘身邊的人,那是濱江于家的大家長于勝戎和娃娃笑的總經理李慶遠,以及娃娃笑那位幕后的美女董事長蘇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結清是不認識周銘不假,也沒和濱江商人打過多少交道,但娃娃笑這么大的公司是跑不掉的,所以楊結清直接找到了娃娃笑集團濱海總部,通過總部找到了李慶遠,最后來到了位于黃浦江邊的一座茶樓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結清來到了周銘他們的包廂門前,然而要直接敲門卻猶豫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結清不能不猶豫,畢竟這太丟人了,在新月飯店門前是他主動放棄了的,現在又這么恬不知恥的找過來,他只是想想就覺得自己的臉皮在發燒,所以楊結清覺得就是因為這樣,自己才應該想一些更傲氣一點的開場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他站在門外想了好半天措辭才敲開了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周銘先生,我覺得我還是應該給你一個機會,畢竟寰宇大廈這么大的項目,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楊結清這傲氣十足的開場白才說了一半就說不下去了,因為對面正在打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說老于老李呀,你看看你們的眼光就是不準吧?我說什么來著?我就說這楊家肯定會主動來找咱們的,現在可要愿賭服輸,你們一人輸我一百塊錢,不許賴賬!”周銘坐在那里擺出一副地主土豪的架勢在要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讓楊結清氣的要吐血了,這尼瑪都是什么玩意?自己在家里被老爹罵了一個狗血臨頭,他們居然有心情在這里賭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賭注就一百塊錢?尼瑪你們敢不敢賭注再大一點?怕賠死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且什么一百塊錢還怕賴賬?你們都是身家幾億的超級富豪,不是下崗工人,敢不敢正經一點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后周銘似乎才看到楊結清一般:“楊老板你好,你剛才說什么來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說尼瑪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結清很想這樣破口大罵,但他很明白這是絕對不可能的,自己怎么都不能這樣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緊咬著牙關好一會,才平復了自己要殺了周銘的心情,然后躬身道:“周銘老板,我是代表楊家過來,希望能和您在寰宇大廈的項目上有合作的,哪怕您現在沒想法也沒關系,反正這種事情也是急不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誰告訴你我沒想法了?那是之前,現在我想到辦法了。”周銘說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qtts.tw/5_5467/24718893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qtts.tw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11选5开奖走势图